影月

嘛——这里影月
主混B站,是一只小小的MMDer
B站ID——影月月月月
目前所混圈子只有APH~
可能会不定时抽风发点图之类的?

昨天快乐cosCD伊和cos卢西的狗杉逛了一大圈

超绝快乐

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的靓丽大蝴蝶结掉了… …

巨难受呜呜呜

今天又是要被热死的一天

超级快乐【棒读】


临死前@一下狗杉饼饼

@水木杉


Cp24会出特典伊,如果你看到一个死肥宅出的特典CD伊,那大概就是我了www,我已经做好被热死的觉悟了,顺便问问cp24有没有同好想面基的qaq


可能会带一些手作的滴胶过去


对暗号哦www


暗号会放在B站w


是真的超棒的所以请大家多多支持!!!!!

异本生物:

游戏发布XCP23摊位宣传!

免费独立解谜RPG游戏(PC)正式版发布!
【“那个没有记忆的少年,到底会走向哪个方向呢?”】

Comicup23双日参展!
·摊位号【K26】
·摊位名【某个摊位】
P2|P3 游戏信息
P4|P5 展品信息
P6展品实拍图

前50购买绑定或特典套装的可以参与抽奖!
*①馆内可能信号不好,请尽量自备零钱。(我们大概率没得现金找钱)
*②支持支付宝和微信付款。
*③摊位上有游戏试玩。(甚至官方提供攻略)

◆策划/美术/剧本:Ebonbio
◆程序:Lotus Li(明川)
◆配乐/音效编辑:Karane
◆宣传视频: 睡狸(社团:Alice映画)
◆歌曲演唱: 果页名颗 ‖柚木暖

*通贩信息请关注后续消息
CD试听链接】【游戏主页】【游戏下载】【CPP链接

协力STAFF:
★测试人员:ⅩⅢ,卯月,二三,Kibara ,Apoto5,Karane,Lotus,Ebon

★特别感谢:Kibara ,Apoto5

★宣传协力/排版:Apoto5,黑茶别馆(社团)

玩家交流群:824909239

给秃头咕的生贺

秃头咕你给我快点更新

还有记得给我生一群小秃头咕

@水木杉

Model by NE

❀黑塔利亚狐物语第三期同人企划招募❀

*٩(๑´∀`๑)ง*欢迎大家来审核——

黑塔狐相关粮仓:

 


一至十二,十二至一。


轮回的时间在古老的钟声回响中消逝。


历史是一个循环,过去的物语是否还有人书写,曾经的幻想是否还有人铭记?


让我们在这铭记过去的幻想中,以『国』之名,以『人』之名,以『爱』之名,再一次,与你共同编织属于过去和未来的物语。


 


【黑塔利亚狐物语第三期同人企划招募】


——与你共同铭记的幻想——




【发起人】雨田菌


【企划性质】本企划是为了庆祝黑塔利亚狐物语发布六周年,以黑塔利亚狐物语为基础的三次同人企划。


 


【预计时间分段】


招募时间:18年10月-19年01月


企划时间:18年10月-19年04月4日


 


此次企划分为三组——文组,图组,MMD组。




【企划要求】


看完黑塔狐原作,了解剧情。


制作中无严重剧情bug,成品有质量保障。




【稿件要求】


一.MMD组【组长-影月 @影月 】


1.静画——剧情、剧情衍生脑洞


2.动画——剧情动画、带剧情舞蹈


【借物表写全,无违反read me,用txt文档提交组长】


【动画尺寸:720p静画尺寸:1440p】


 


二.文组【组长:无我 @唯一的陽光 】


1、短文


2、段子、填词


3、猜想与分析脑洞


【交稿数量:至少一篇】


【字数:200-2w之间一篇】


【全员组合向,请勿带有明显cp】


 


三.图组【组长:卢C @MagLove 】


1.手书,可多人合作


2.图集,多图混合流


【交稿数量:不限】


【尺寸:以720p为基础按比例扩大均可,手绘均可】




——




【审核要求】


入群后会有审核,请带上作品私戳组长,或者群内公屏




【MMD组】


五张APH相关有质量的MMD静画或一件动画,借物完全。


【文组】


一篇短篇完结,或连载文,能看得出剧情线。


【图组】


三张完成度较高的彩色成图,完成度较高的黑白稿也可以。




三期审核群号:892552612




不了解的地方请敲幕后 @雨田菌 


最后,再次欢迎您的加入!




——『幻想』也会变迁,这次只不过是从『看得见的幻想』变为『看不见的幻想』而已。


——或许,终有一天,『幻想』和『现实』还会再度相会。


——直到那一刻到来之前,愿你——




『能够继续,深爱这个世界。』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—前两期回顾—


企划一期


【图组-av8275637】【MMD组-av8275699】


企划二期


【图组-av15168503】【MMD组-av15168915】


文组均发布于本lof


狐授权漫画亦在本lof发布

唔… …是自己改的恶魔设的伊
( ︠ु ௰︡ू)反正我自己还是很喜欢的
在B站会发视频的

model by NE
wings by Saler1 and TehPuroisen
tail by ask-mmd-Sud-Italia and Sonicwillrule
horns by o dsv o

ヘ( ̄ω ̄ヘ)

Model by CL草鹿 三度

最近的摸鱼图

Model by NE

梦境,现实{中}


飞鸟症衍生梗
单相思,然后那个人每天嘴里会飞出一只黑色的乌鸦,那个人也会越来越虚弱,过了30天,他就会死去,灵魂会变成一只白色的鸟儿,飞到自己生前爱恋的那个人身边,只有被爱之人才能看得见。如果所爱之人在一周内认出来了,那么鸟儿会变成那个人。如果没有在七天内认出来,那么白色的鸟儿会消散

黑白伊

普通人设定有

学生设定有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,掼上房门,把书包扔在沙发上,走进卫生间洗了把因为睡的过多从而带着些许憔悴的脸,那奇怪的不适感突然上涌,明知会发生什么却依旧,不忍去接受。这次,是浸没在不深的水中,淹死的呢。随意地将其扔到马桶里冲去,慢步回到客厅之后,用着血红的笔尖,在十七上狠狠画下,连日历的纸都被撕下一小条,显得破破烂烂的。“哈哈… …哈哈哈… …”抱着自己的头,不知道为何而笑,不过却有两行清泪伴随着略带疯狂的笑声淌了下来,滴落到了木制的地板上,那笑声,也被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哭腔。
        明明… …明明知道的啊…为什么就是不敢去承认呢… …
        因为不配呢。
        拿过一直别在腰间的小刀,只是略微用力,就轻轻松松地划开自己的右手手背。
        疼… …
        很疼呢… …
        舔舐着流出的,属于自己的温热的鲜血,才略微感觉到,自己还活着。
        血液混杂着咸腥的泪水,被舐进口中,伴随着疼痛感漫入心扉,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了铁锈的那一抹甜味。
        不敢正视…

       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,日子似乎平平常常地过着,也许只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罢,卢西安诺还是每天和费里西安诺一起上学放学,费里西安诺依旧每天跟着路德维希,每天回家后一定会做的事,就是划掉当天的日期,而每天也总有一个鲜活而又脆弱不堪的生命,被抹杀掉,随之缓慢成长的,是卢西安诺每天愈发猛烈的咳嗽,不定时从咽喉里涌出的恶魔的赠礼,甚至于是绯红。而随之压在心上,愈加沉重的,则是日渐增加的,那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。
        每只活蹦乱跳的,可怜的小东西,基本上都有不同的死法,捅死,淹死,电击,毒杀,掐死,击毙,活埋,烫死,绞杀,油炸,等等。
        就算是如此,那也是生命。
        那也是,脆弱不堪而又无能为力的单相思的体现。
        如此,可笑呢…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,神明的安排?
        卢西安诺轻抚上那已经,被他划上了二十九个叉的日历,有气无力而又惨淡地微笑着,盯着还未被划去的下一个数字,捧着一封信,那是薄薄的一谏邀请函:“明天…是他的生日呢…”
        看了看不久前刚被染红的一大堆白色的纸巾,叹了口气。他已经一周没有去学校了。
        对不起…可能去不了了呢…
        第三十天——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怎么转醒过来的,只觉得浑身上下,都疼痛异常,扭头看了看钟表,已经将近正午了。扶着墙缓缓走进卫生间,看了看自己那不知不觉多了的那一圈眼袋而显得无神的暗红色双眼,憔悴不堪的倒影,不忍心再多看一眼,扶着墙,摊倒在沙发上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明明,是那家伙的生日的来着… …
        都这样了… …能做些什么?
        能随便为他做点什么都好啊… …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毫无疑问地,红色中夹杂着几抹刺眼的黑色,却没有气力抽上一张纸巾,消除掉那绯红。只得无力的在沙发旁荡了荡手臂,权当看不见了罢…
        好冷… …
        愈发不对劲了… …
        明明那明媚的阳光才透过窗户撒下,自己却打着冷颤,止不住地流着冷汗,盖上了厚厚的毯子也只是加速了汗水的排出量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要死了吗?
        每个人在死之前,都会像走马灯那样,回顾一遍自己过去的生活,而卢西安诺的记忆里,看到的最多的却不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光,而是——
        他…
        刻骨铭心的痛苦…
        或许那人并不知道罢…
        也罢…
        这种毫无利用价值的感情…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被自己狠狠踩在脚底,埋葬在心田吧… …
        自作自受… …
        就连自言自语的气力都没有了,纯粹靠着仅剩的意识缓慢地思考着。浑浊异常的空气,感觉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,似乎下一秒就会窒息而逝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是怎么睡过去的,只记得眼前洒满的星星点点的红斑,伴随着漆黑的绝望喷涌而出,意识逐渐模糊,一切又陷入沉寂… …
        转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了,想从沙发上爬起来,却发现完全没有力气,眼前深棕色混杂着黑色物体的印记,似是因为时间久了,被烙印在了上面。下意识想扭过头去不再直视着那片污渍,脖子却像锈住了一样,强制性固定在了哪里,不想看,也无法思考… …于是再次闭上了已经有些模糊的酒红色的眼眸,试图好好休息一小会。或许好好睡一会,会稍微好一点?这样想着,意识逐渐远去,卢西安诺做了一个美妙却又如此不切实际的梦… …
        在梦里… …他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,而费里西安诺则是挂着和平常一样的大大的笑容答应了,甚至于还趁着自己因为喜悦而发呆的时候,迅速啄了一下自己的唇,并且还小声说着这是他的初吻,当自己想拥上去的时候——
        消散了。
        虚假的梦境,随着那不留一丝反抗意识的灵魂一起,消失殆尽了。